-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13 04:22 作者:admin   

永利爱嘉途突然宣布解散清算春节出行泡汤、百

春节旅行在即,已收缴上百人团费的北京永利国际旅行社却突然宣布解散、清算!万万没想到,2018年旅行社跑路第一案竟然在节前上演。 3天之后就要跟团飞到珠海长隆,开始一家三口

  春节旅行在即,已收缴上百人团费的北京永利国际旅行社却突然宣布解散、清算!万万没想到,2018年旅行社跑路第一案竟然在节前上演。

  3天之后就要跟团飞到珠海长隆,开始一家三口的春节旅行,今日(2月11日)一早却被告知“旅行社倒闭”,已经缴纳的7000多元团费不知所踪,一大早,家住北京亦庄的周女士就陷入了一片混乱。

  “老板找不到了!”旅行社业务人员完全不知情。员工称说自己“也是受害者,被拖欠了两个月工资”。

  这家记忆中靠与大型超市合作开设门店的旅行社,一直以来虽然没有携程、中青旅这种大型旅游企业的知名度,但在许多爱狂商场、超市的人群中的知名度与口碑度都还不错。但如今突然爆出的倒闭事件,让许多永利旅行社的回头客至今都摸不清头脑,对他们而言,损失的不只是钱,更多是对这种小型线下门店的信任感。

  早在周女士得到通知的前一天,也就是2月10日(周六)的晚上, 永利国际旅行社发布公告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公司业务量逐年减少,且无发展前景……决定于2018年2月10日解散本公司,并对公司进行清算……”

  但有消息证实,早在2月9日(周五)晚,就有在该旅行社30余家分店报名办理的所有境内外旅客(数额不详),被告知不能成行,且还是旅客已经到达机场、火车站将出发之时,才被告知永利国际旅行社因没有付落地社款不能出行。

  以此来看,永利国际旅行社这种倒塌性的问题在2月9日就已经爆发,在经过一天的消费者群体间的舆论发酵之后,公司方面直到2月10日晚间事情完全掩盖不住之后才发布公告,这不得不让人深思。

  此外,爱嘉途旅游官网在今天下午4点之前还能正常打开的网站,到了晚上8点钟,已无法正常打开。

  公开信息显示,永利国际旅行社成立于2001年6月1日,注册资本3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洪喆,其经营范围包括国内游业务、入境游业务、出境游业务、保险兼业代理意外伤害保险、健康保险、航空机票销售代理、旅游信息咨询、旅游景点门票销售代理、会议服务、市场调查、计算机技术培训以及销售日用品。

  永利国旅在2012年时与爱嘉途网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合并,上线了爱嘉途旅游网,并在北京、上海一线城市家乐福、欧尚开设分店,截至2017年7月有门店30余家。

  今天上午,新京报记者电话联系该旅行社相关负责人,均处于无法接通或无人接听状态,公司投诉电话一直占线,爱嘉途旅游网客服电话()一直“坐席忙”。

  有消息显示,老板洪喆(具体涉及几人不详)卷钱跑路(旅行社几个股东均已联系不上,涉及金额暂不详)。

  此外,在部分消费者维权群里,记者了解到,以欧尚等为代表的的几家分店,目前就已在分店,门口贴出告示,并自行组织拉群维权。

  一名朱姓消费者表示,他和朋友在永利国际旅行社的门店里预定了其2月12日发团、价格为17500元的2人游的东南亚产品,8日刚交完尾款,10日却被告知公司解散了。眼看着明天的出行就这样要泡汤了。

  部分消费者已经在所在辖区的派出所报警,其中海淀等地区的派出所已经受理此案。

  有维权消费者反映,此次案件中,他们大都是在不同地区的门店进行预订,因此在报案时,派出所工作人员会告知报案人要在其预订产品的门店所在辖区进行报案,否则无法受理。

  所以,这对记者从派出所那里了解报案人数和案件涉及金额的情况造成一定的难度。但《每日旅游新闻》记者,在维权群中发现,此次永利国际旅行社老板跑路涉及的维权消费者主要以家庭出游为主,这些人从永利国际购买的产品也各不相同,不过大体上可分为三类:

  这与周女士、朱先生的购买的产品类似,一种是单个品旅游产品(如酒店)的支付,另外一种就是某条国内外旅游线路的订金、尾款支付方式。

  此类旅游产品设计的钱款较多、人数也较多。维权中有一个涉及金额17万、人数10人的邮轮预订产品,在6月份出行,现在却眼睁睁看着泡汤。

  记者在维权里方向,除了普通线路、邮轮的预订消费者以外,还有一种就是购买了永利爱嘉途的欢途卡、惠游卡等,一个维权里已知涉及的金额约在20余万左右。

  据记者了解,永利爱嘉途“失联”维权消费者已经建立多个微信维权群。对于受影响的游客人数和涉及金额,目前尚没有确切的统计。维权微信群里一位消费者出示的统计表格现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到412名游客,涉及金额三百余万元。他们都是在“北京永利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报名了旅行团,标注的路线涉及越南芽庄、泰国、柬埔寨、长滩、土耳其、日本、德法意瑞等多个境外目的地,以及三亚、珠海、成都等国内旅游目的地,并以境外出行居多。

  至于单个旅游产品涉及的金额,记者从目前群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境外目的地的旅游线元起,国内旅游线路人均也在五六千以上。

  虽然维权在所难免,但这毕竟是一个耗费时间的事情,眼看春节在即,许多早已安排好拖家带口外出旅行的人而言,最着急的确是如何出发。

  有消费者表示,他们预订的出境旅游团,为了方便办理签证等事宜,他们很多人的护照都还在旅行社的上游批发商手里。但是在得知不能按时出行之后,有的供应商则表示,如果想要拿回护照,必须先把签证费交了才行,让他们很无奈。

  已经报名旅行团的客人则称:有旅行社销售表示,如果还愿意按照原计划出行的,可直接联系产品上游批发商,补交团费后即可出行。也就是说,客人原本向永利国旅缴纳的团费批发商也没有拿到。

  就目前汇总的消息来看,永利爱嘉途不仅欠大量消费者的钱款,员工的工资,还有更加巨额的上游批发商的货款。

  至于这样的漏洞,该如何补救,不得而知。目前了解到的是,永利爱嘉途有工作人员在市旅游委的信访室与部分维权消费者进行沟通,至于该公司股东级别的高层,至今未有露面。

  作为一家2001年就成立的旅行社,永利爱嘉途虽然并没有国旅、中青旅、众信等旅行社的知名度,但是在一些喜欢家庭出游的人群里也是小有知名度。

  这或许与其将门店设在一些大型超市附近的做法有关,在其官网上,永利爱嘉途称自己为连锁型旅游超市。一般在这些超市附近,有着天然、归固定量的客流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或许也是其在北京开设30余家店的底气。

  虽然在目前的公开资料中,并没有永利爱嘉途相关的营利数据,但是在2017年上半年的一场论坛中,洪喆曾直言“这两年的状况不如前两年的好,我们每年的营业额都在持续上升,但是每年的利润持续在下降。”

  曾经坚持超市附近开设门店的策略是永利爱嘉途的一大亮点与引以为豪的地方。但就在2017年旅游也挂起一场“新零售”的风潮,大部分在线、传统旅游都纷纷入局线下门店之后,永利爱嘉途的这个亮点就大打折扣了。在总体实力与那些旅游企业存在较大差距的永利爱嘉途,估计在2017年下半年的营利状况会更加的不好,以致造成如今这种难堪的场面。

  永利爱嘉途的老板洪喆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能交给别人的事都交给别人做”,比如引流这样的事情,他选择背靠家乐福的大流量,自己只“做最精钻的事情:把家乐福的人流转化为自己的客流”。

  可是将人流转换为客流并不是如今这样解散、清算的操作方式。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欺骗信任公司的客流到如此地步,到底底线又何在呢。

  在维权群里,数名消费者表示他们“再也不相信这些线下门店了,已经伤透了。”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永利博官网:谷歌
  • 北京永利国际购物中心失火 被爆开业以来生意惨
  • 支付宝百万体验金实际收益多少?外快理财特权
  • 永利国旅爱嘉途门店突然解散 消费者求助无门